冯提莫怎么不见了

冯提莫曾与明星只有一线年前后,她与刘宇宁以网红身份频频登上电视舞台的时候,势头就是如此,冯提莫的名字甚至比那些三四线小花叫得更响。如今刘宇宁确实是能稳定演到男二的三四线年底风光转会B站后,逐渐消失在大众视野。

签约B站两年多,昔日斗鱼2000万粉丝的前一姐,如今B站粉丝数还不到300万。“斗鱼的粉好涨,但她在B站确实没吸到新粉。”一位不离不弃的冯提莫粉丝大佬告诉硬糖君。

涨粉放慢的同时,冯提莫的数据也未如人意。最近冯提莫在B站发布的动态转评多为两位数,微博转评数则在5000左右。她的微博甚至一度因活跃度和互动量不够,从红V掉成黄V。

一度与众星比肩而立的冯提莫,终没能越过龙门。回归直播间的她,在B站泯然众人,涨粉速度甚至不如一些新人。除了老生常谈的“与B站调性不符”外,冯提莫的崛起和没落,究竟为什么?

“现在追冯提莫没有过去有意思了。”氪金大佬PE对硬糖君表示,自疫情爆发后,他能明显感到冯提莫老粉的流失速度在加快。过去并肩线下追星的老朋友一个个消失不见了,甚至连他自己都在脱饭边缘。 说到当初冯提莫在斗鱼的爆红,外界往往会归因于两方面:颜值与才艺。然而当年斗鱼一众女主播中,冯提莫并非长得最漂亮的,甚至还有“身高缺陷”。单论唱功的话,她也算不上碾压。

当年斗鱼女主播百花齐放,美人们各有各的人设路线,也因此吸引了不少水友关注。冯提莫是较为安全的“正能量主播”路线,用PE的话说,“这种路线能有什么意思?”

事实上,水友尤其是氪金大佬们对冯提莫的追捧,源自于“节奏加成”和“附加服务”。

斗鱼节奏多对主播并不是坏事,黑红也是红的道理放在哪个圈子都说得通。争议人物往往让人更有探究的欲望,PE关注到冯提莫就是因为那些黑料。 除了引流,节奏还能提升直播间的活跃度。有人带节奏,就有人反节奏,一来一去直播间的氛围就炒热了。

PE告诉硬糖君,当年在斗鱼,冯提莫的直播他和几位大佬几乎一场不落,就是为了时刻紧盯直播间里的节奏。但B站有更严格的审核机制,身为粉丝的他说了句“某某很垃圾”就喜提封禁。节奏没了的同时,正常整活互动也受到限制,“实在没什么意思了”。

“附加服务”,则是指冯提莫在线下直播时衍生出的一种“狙击”玩法。PE介绍,疫情之前冯提莫经常会在线下直播,她一般只会预告自己又到了哪个城市,而不会明确“我就在某某位置”。“狙击”就是以最快速度找到冯提莫,并出现在她的镜头中。

只要找对方法,“狙击”一次的成本并没有那么高,但能获得的存在感却远超在直播间刷大飞船大火箭。“我们圈里有个大佬就是靠狙击成名的,他基本每次都能在20分钟内找到冯提莫并且同框。” PE说。

出现在镜头的那一刻,水友也从直播间中的ID变成了另一种意义上的主角。他们会收到大量的私信询问“在哪儿”“求位置”“拜师”,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据PE介绍,冯提莫的核心粉丝以在校大学生、国企事业单位员工为主。其共同特点就是生活压力小,闲暇时间多,三次元里中规中矩,不惹事也不引人关注。大量的空闲时间,使他们能够说走就走线下狙击。而出现在直播镜头的那一刻,他们又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然而疫情常态化对这项“附加服务”影响极大。冯提莫从上海搬到北京后,没搞过几次线下直播,而且,“就算她直播了我也不可能去看”。

大学生被封在学校里,想出校门要层层报备;企事业单位员工则被要求“非必要不离市”。“从疫情开始我就没出过市。”身为国企员工的PE表示,不能去狙击,冯提莫对他的吸引力变得很有限。

2019年末,腾讯娱乐白皮书明星报告统计了当年热度下降和热度上升的十大明星,网红出身的冯提莫首次被作为“明星”列入榜单。在热度下降里排行TOP2的她,与同为网红出身却跻身热度上升榜的刘宇宁交映成辉。两年过去,刘宇宁真成了明星,冯提莫则在短暂体验过“明星”滋味后,退回直播间。

成为明星是不少大网红心之所向,冯提莫也不例外。2017年底,冯提莫受邀参加《快乐大本营》,吹响了进军娱乐圈的号角。此后两年,她连续参加十余档综艺节目录制,现身B站跨年、江苏卫视跨年、山东卫视春晚等多台晚会,并成为《男人装》《领客》《Q》等杂志的。

彼时的冯提莫正在努力淡化身上的“主播”标签。她开巡演、搞签售,加盟用户类别更丰富、泛娱乐属性更强的B站,也与她急于摆脱“女主播”形象的职业规划有关。

但事与愿违。虽然2020年后冯提莫也出演过《宇宙打歌中心》《百变大咖秀6》等综艺,但讨论度仅限于粉丝圈子。

主播出身的冯提莫综艺邀约变少,往往会让人联想到“封杀”。实际上冯提莫仍能正常直播,她的故乡重庆也常邀她为家乡站台,“封杀”说立不住脚。粉丝群体认为,是冯提莫的歌手梦导致她处于现在这种不上不下的尴尬局面。

“她是想做歌手的。”作为与冯提莫面对面交流过的大佬,PE称无论是斗鱼时期还是现在,冯提莫的最终梦想都是成为一名歌手,定期发专辑、能开演唱会那种。

“你看她上的大部分综艺都是音综,即使非音综她表演才艺肯定也是唱歌。”然而网红出身的冯提莫在音综的待选嘉宾中资历尚浅,且与职业歌手相比唱功确实有限。所以近期有没有热歌,决定了她是否会被选择。

这几年冯提莫的原创歌确实不少。但真正算出圈的,只有一首《佛系少女》。这首2018年2月发行的单曲,凭借各平台的二创一度为冯提莫带来不少关注。可惜,冯提莫本人对这种曲风其实并不感冒。

“如果当时《佛系少女》之后,她乘胜追击再出几首差不多的,应该能在公众面前形成一种定式形象。比如那时候王心凌甜歌N连发,结果被封了个“甜心教主”的名号一样。”PE表示,相较于轻快中毒性强的口水歌,冯提莫自己其实更喜欢“惨情歌”,可传唱度确实不高。

等到2020年1月冯提莫推出单曲《元气满满》,试图复刻当初的《佛系少女》,机会已转瞬即逝。即使《元气满满》也有着旋律简单、一听上头等特点,但出圈程度相当有限。

秀综最火爆那几年,也有不少网红参与录制后事业更上层楼。但冯提莫显然并非唱跳偶像,加之那几年也是冯提莫事业高光期,在别处可以做演唱嘉宾的她,似乎还没准备好做“练习生”。

冯提莫最后一次引发大众讨论,是因为去年某财经机构制作的“网红新经济”榜单。榜单显示,冯提莫在一众网红主播中收入名列第三,仅次于李佳琦和薇娅。

该表单事后被证实有水分。PE和几个核心粉丝直接问过冯提莫收入,冯提莫表示“我真能赚那么多钱早就不工作了。”不过红了这么多年的大网红,没经济压力是肯定的。冯提莫似乎也真的越来越佛系,唯一的意难平就是歌手梦。

在B站水土不服,一方面因为冯提莫本身风格与B站属性相悖,加之早年一些负面新闻,使得部分B站用户对她有抵触情绪。

另一方面也因冯提莫现在太“懒”。《原神》大火后,B站不少主播都加入了提瓦特锄大地行列,冯提莫也不例外。“但人家主播都搞代抽,上号关注抽奖这种,涨粉特别快,她一直就不弄。”在粉丝PE看来,冯提莫和她的团队不仅不懂、也没打算认真学习B站运营,“她甚至连舰长都没开。”

作为一个曾经站在风口浪尖、几度与“全网封杀”擦肩而过的女主播,冯提莫如今的佛系倒也可以理解。尤其“清朗”之后,不论娱乐圈还是网红圈,如今大家都深谙闷声发财、不做出头鸟的道理。

当年与斗鱼分手后,核心粉丝甚至外界都觉得冯提莫应该去抖音而非B站。抖音的生态更接近过去的斗鱼,但可能也正是因为这种相似性,让冯提莫选择了不一样的B站。除此之外,还有一段陈年公案。

2018年,冯提莫参加音综《异口同声》猜原唱,在现场录制的PE表示其实当时的情况就是冯提莫没猜出来原唱是周传雄,最终呈现的剪辑效果却成了冯提莫点评大前辈小刚。加之当时“会计门”又被旧事重提,冯提莫很被网友批评了一番。而抖音算是小刚的主场,所以冯提莫选择避开。

和很多明星、网红一样,冯提莫的团队成员基本就是她的亲友,一切以冯提莫的意志为主。而这也是她迟迟不搞直播带货的原因。

“其实她现在也算是赚够了钱了,搞直播带货更多是带着整个团队一起火,那就可能涉及别人夺她权的问题。现在这种才艺路线就比较安全,不会有人取代她。”PE这样分析偶像的选择。

据硬糖君观察,冯提莫平时B站直播的观看人数在8000到3万之间。其实在B站才艺主播中表现还算不错,但放在整个站内就有些不够看了。斗鱼成长起来的冯提莫,属于什么都还行却又都不拔尖的类型,这样的主播很难在B站脱颖而出。几次全网负面新闻洗礼后,冯提莫更不敢有踩红线的出格行为,愈发成为一个中规中矩到有些无聊的“正能量主播”。

“飞升”失败的冯提莫,似乎又回到了原点。与2014年她刚开始直播时不同的是,那些因节奏、狙击、才艺聚集在她身边的水友,正在悄悄离去。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